首页>>新闻>>社会新闻

中国食用野生动物内幕调查(图)
发布日期:2006-04-29 21:15:58.0 来源:北京科技报 作者:杨 猛 点击率:80

科技时代_北京科技报:中国食用野生动物内幕调查(图)

警察查获5只熊掌

科技时代_北京科技报:中国食用野生动物内幕调查(图)

重庆长洪山民将捕捉来的野生动物卖给游客

新闻背景

  公众食用野生动物比例下降

  2006年4月18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美国野生救援协会在北京联合发布了“2005年全国食用野生动物状况调查”,这是继1999年全国食用野生动物调查后进行的第二次调查 ,通过两次调查结果的对比显示,公众食用野生动物的比例有所下降。

  由于药、食同源的传统观念,食用野生动物的现象在我国部分地区曾一度相当普遍。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秘书长赵胜利介绍,在经历了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2004年的禽流感后,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希望通过此次调查前后状况的对比,来了解全国食用野生动物的状况和公众对食用野生动物态度的变化。因此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选择了野生动物主要消费的省份,在北京、上海、天津、武汉、海口、杭州、广州、长沙、福州、西安、成都、南京、南宁、深圳、大连、厦门这16个城市中,从2005年10月到2006年1月期间进行了调查。这是在一整年中食用野生动物的高峰季节。赵胜利特别指出,本次调查所称的“野生动物”是指人工合法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以及来自野外的野生动物。

  经营现状

  “野味”经营餐厅减少,销售总量上升

  此次调查显示,与1999年调查相比,经营野生动物的餐厅下降了6.6%,办理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的餐厅下降了11.2%。与1999年的调查相比,经营有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副食商场、超市的比例上升了22.8%。为什么会出现吃“野味”的餐厅减少了,可是销售总量却上升了的情况?

  负责此次调查全程实际操作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饮食习惯的差异,南方城市经营野生动物的餐馆比例明显高于北方城市,比如在天津抽查的30家餐厅中未办理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的为5家,而在广州则达到了19家。

  为什么办理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的单位数量有所下降?根据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分析,这是因为一些城市如天津,对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均未采取许可证制度;还有一些城市如杭州、南宁,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发生后,对原先的野生动物经营单位进行了清理整顿,原先的许可证被收回,新的许可证正在办理当中;再者,国家为防止来自野外的野生动物进入市场,自2005年3月1日后对国家公告合法来源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实施标记制度,经营利用带有标记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单位可以不办理经营利用许可证。

  而对于经营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副食商场、超市的比例的迅速上升,野保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那是因为人工养殖技术成熟,使得虎纹蛙、中华鳖、乌龟等,由于产量大、质量稳定,经相关职能部门的产品检验后,进行了产品标记的加盖,因而较容易进入副食商场、超市进行销售。该负责人告诉记者,虎纹蛙在海南已形成了产业,当地的农民通过人工养殖虎纹蛙来脱贫致富。

  食用现状

  滋补和猎奇心理是食用野味主因

  调查中,在过去的一年里有71.7%的公众表示未食用过野生动物。对比1999年的调查数据,这一比例提高了40.3%。该负责人坦言,一方面是市民在对非典和禽流感的恐惧下,认为食用野生动物是疾病传染源,因而不吃野生动物。在此次调查中,持这类观点排前三名的城市是成都(93.2%)、上海(71.5%)和广州(70.4%)。

  就拿我们在餐馆里能轻易点到的鹿肉菜肴来说,该负责人介绍,现在人工养殖梅花鹿的数量在40万头左右,而野外实际现存的仅仅只有2000头左右,那么面对养殖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人们没有必要去偷食来自野外的野生鹿肉。而且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曾专门将来自野外的野生动物和人工繁殖的野生动物送往北京食品营养所做过鉴定,在营养成分上没有任何差异。

  但是对南方某些城市有吃蛇的习惯,该负责人明确指出,那就是违法行为,无论是吃蛇的人还是卖蛇的人。因为就目前的科学技术而言,还不能实现蛇的人工繁殖,滥食会直接导致生态环境的恶化。

  正因为有需求市场,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被成功地人工繁殖了。将这次调查报告中野生动物种类的显示与

  1999年的调查相比,新增了26种,达到了80种。那么大量人工繁殖野生动物岂不是在鼓励人们食用野生动物?可是在现实中,由于民俗、观念的不同,公众食用野生动物的习惯一时半会儿还改不了,这在广东、广西、海南等南方城市特别明显。

  该负责人介绍,相对于1999年的调查,公众食用野生动物的原因无明显的变化。滋补和猎奇的心理是食用野生动物的主要原因。

  有话直说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但凡和环保人士接触之后,总会引发习惯性郁闷。因为他们眼中的世界危机四伏:环境污染,资源浪费,乱捕滥杀,再配上飘舞在北京的漫天黄沙做舞台背景,心情顿时如瞎子阿柄奏的“二泉映月”游走在人生的旋涡中,相当地“无助”———这日子还能过吗!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们要坚信“人定胜天”,同时,也要检讨“斗争”过程中有无“败笔”。负责任的“环保人士”的话当然属于忠言逆耳。有些错误就是一意孤行铸成的。因此,惟有提早对后果做个预判,为行为设个规矩。

  刚刚出炉的中国食用野生动物调查报告,就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虽然没有行为守则“随刊赠送”,也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但它所揭示的基本事实和记者采访得到的信息,仍然可以视为一个善意的消费警醒,可以提供一个具有建设性的游戏规则。

  野生动物,吃还是不吃,法律层面并没有任何可供探讨通融的余地。而在中国民间之所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确需要全面会诊。比如对于传统饮食习俗的再认识再检讨,对于保护环境合理利用资源的再贯彻和再执行。

  动物保护专家郭耕不光工作中身体力行,宣传动物保护,生活中也是一个坚定的“素食主义分子”。他说,我自己不吃肉,不是因为宗教和其他因素,而是因为在了解了“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之后做出的自然选择。

  现在人们把SARS,艾滋病等疑难杂症都归于动物的传播,在郭耕看来,动物是替人受过背黑锅。“所有的野生动物都没有经过检疫,很多自然界的动物都带有病毒病菌,有些病毒比人类历史都长久很多。人吃野生动物岂不是自找麻烦吗!”。“并非动物们惹祸,而是因为人管不住自己的那张嘴。”

  东北境内曾有一种珍贵的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叫镰翅鸡。 因为当地山民一直拿这种鸡当成山鸡打牙祭,当地动物专家多年寻找未果。2000年,宣布这个物种在中国境内永久灭亡。据介绍,目前动物的灭绝速度是地质时期的1000倍。1000种鸟类永远在地球消失。

  另一方面,大量吃肉成为人们对过去贫穷生活的一种“补偿”。郭耕介绍,目前中国肉类消费达到6400万吨,已经超过美国的3800万吨,而在美国,每年却有50万人因为过量食用肉类导致各种疾病死亡。

  4月20日,正在南方某省考察的郭耕亲眼所见农民种植的大麦专门用来做猪饲料,“过去大麦可都是家里熬粥吃的粮食啊!” 据估算,目前全世界50%谷物用做饲料,美国70%谷物用做饲料。与这种对粮食的挥霍形成对照的是,在非洲,在亚洲,很多人因为没有粮食正在挨饿。

  “现在沙尘暴肆虐,我认为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吃肉’, 因为过度放牧所导致的荒漠化。”

  说到这里,对于野生动物是否该食用,人们应该心中有数了。郭耕先生工作的北京麋鹿苑内,有一座“世界灭绝动物墓地”,一个压向一个的石块依次倒下,显示着物种灭绝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而最后一个墓碑就是“人”。

  “我希望向公众做出这样的发问:当物种灭绝的多米诺骨牌纷纷倒下的时候,作为其中一张的人类,你就能幸免于难、在劫而逃吗?”郭耕说。 (杨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