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新闻报道

“野生动物是人类共同的财富”
发布日期:2006-04-29 20:18:11.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安然 点击率:
——专访美国野生救援协会总裁史蒂夫·特伦特

  “生态系统是一架飞机,拆掉任何一个零件都可能导致飞机最后的坠毁”

  ★ 本刊记者/安然

  4月18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美国野生救援协会在北京共同发布了《全国食用野生动物状况及公众对野生动物消费态度调查报告》。这是继1999年在全国21个城市开展有关调查以来,再次对中国人餐桌上野生动物的消费情况进行一次较为全面的“摸底盘查”。据介绍,这项调查中所称的“野生动物”包括人工合法养殖的野生动物和来自野外的野生动物。

  人们尤为关心的是,在经历了2003年的SARS,以及近期禽流感疫情日益紧迫的情况下,中国人食用野生动物的总体状况和态度有何转变?通过此次对全国16个大中城市的调查得出结论:与1999年相比,经营野生动物的餐厅比例下降了,而副食品商场和集贸市场经营野生动物的比例有所增多,这主要是由于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已经成为食用野生动物的主要来源,而来自野外的野生动物比例逐渐下降。此外,南方城市经营野生动物的场所、所经营的野生动物的种类都明显高于北方城市。调查还发现,公众中野生动物食用者的比例在下降,绝大多数公众知道野生动物是许多疾病的传染源,并因此减少甚至不再食用野生动物。

  调查报告认为,这些结果表明:经过政府部门多年的严格执法和管理,以及社会各界的宣传工作,公众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有了很大的提高。

  尽管如此,美国野生救援协会总裁史蒂夫·特伦特仍表示,“虽然迄今尚没有科学的统计数字来证明这一点,但国际上从事野生动物研究的专家一致相信:中国应该是全世界在食用野生动物方面最大的消费国。”作为一家非营利性的国际环保组织的创始人和领导者,40岁出头的特伦特已经在野生动物保护事业上活跃了17年。他清楚地记得,这已经是他近年第19次来到中国了。

  上述调查报告发布的前一天,史蒂夫·特伦特在北京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

  “养殖野生动物作替代不能包打天下”

  中国新闻周刊:从此次调查的一些基本结论来看,中国人食用野生动物的状况在总体上已经有所改善,您对此如何评价?

  特伦特:公众当中食用野生动物的人的比例有所下降,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变化,从总体上看是进步了。但由于野生动物供求链的复杂性,单根据食用人数的下降还很难判断被食用的野生动物总量和种类究竟有怎样的变化。从近年来发生的一些案例来分析,非法走私到中国的野生动物的数量仍然很大,目前对这些情况还很难做出具体、准确的判断。

  中国新闻周刊:吃野味能够进补,这种观念是中国传统饮食文化的一部分,或者是一种在民间流传已久的说法,这种观念是中国或者东亚地区所独有的吗?

  特伦特:进补的观念当然并非中国所独有,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有,但的确比较少见。从历史上看,人类都有吃野生动物的经历。吃野味进补的习俗,可以说中国人是最为突出的,它可能更应该被看作是亚洲的一种传统。

  世界上其他地区捕杀野生动物也许有些不同的原因,比如有经济方面的原因,通过野生动物来换钱。还有一些国家的人吃野味,比如在英国,是因为上流阶层中有的人把打猎当成一种显示自己身份的运动,他们在打猎的同时就把猎获的动物吃了,可见他们吃野味的目的和单纯的进补稍有不同。

  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我的理解,吃野味的动机除了进补之外,是否还有一种“夸富”的心态,有的人把吃珍贵、稀有的野生动物当作一种炫耀?

  特伦特:也许在世界各地,都有人会存在一种夸耀财富的心理。实际上应该看到,一方面有的人要显示自己的财富,另一方面,人们也是想通过很好地招待客人,来表现对客人的尊重。这方面一个比较好的例子就是鱼翅。鱼翅是非常贵的,准备起来也费时费力。鱼翅是由鲨鱼的鳍做成的,近些年由于过度的捕捞,鲨鱼正走向濒危的状态。所以,人们好好招待客人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不能找到很好的解决途径,比如找到合适的替代品,鲨鱼也许将来就会因此而灭绝了,这种消费也是不可持续性的。现在,一些适合做鱼翅的鲨鱼的亚种数量已经减少了90%以上。以目前的速度来看,最多再经过10年的时间,鲨鱼的种群数量将锐减,并面临崩溃的局面。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国家林业部曾经公布了54种人工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野生动物的名单,并允许这些商业性驯养繁殖的动物上餐桌,您觉得这种措施对保护野生动物来说是可取的吗?

  特伦特:这是一个很复杂、也非常重要的问题。这种做法有的时候是可以的,但有的时候也会有问题。通常来说,有需求就会有市场;而如果你开放了一个合法的市场的话,同时也会刺激一个非法的市场。比如有人就说,养殖的野生动物当然好,但真正野生的肯定更好、更有营养,所以就更贵。在这种情况下,就同时刺激了对后者的消费。

  所以,对这个问题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中国所列出允许养殖的野生动物种类来说,许多物种看起来采用这样的措施还是可以较好地解决问题的。但是,不能将它当作一种包打天下方法。

  “野生物种的损失是无国界的”

  中国新闻周刊:当年发源于中国的SARS和目前的禽流感疫情被认为是促使人们加深认识食用野生动物存在危害的契机。您认为这是不是目前造成人们态度有所转变的一个重要因素?

  特伦特:疾病由动物传染到人这个现象不仅在中国有,在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存在。而且,不仅是野生的动物,养殖动物的疾病也会传染给人,比如疯牛病就是这样。尽管如此,在对公众解释食用野生动物和传染病的关系的时候仍然要十分谨慎,因为提出来的说法都要有充分的科学根据。当然,SARS由果子狸传播到人的例子的确是近年来最具戏剧性的一次。

  中国新闻周刊:反对食用野生动物,其主要的理由有两个:防止动物疾病传染给人,以及保持自然界的生物多样性。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别的理由让我们这样做?

  特伦特:提倡保护野生动物当然还有其他的理由,这就要根据各人价值观的不同,来对各种理由的重要性做出各自的判断。比如有的人出于人道主义的原因,认为吃野生动物是不人道的;再比如,吃野生动物还有一个合法性的问题,有的人知道这种做法非法,他就不会做了。

  实际上,野生动物是人类共同的财富,野生物种的损失是无国界的。我时常把生态系统比作一架飞机,拆掉任何一个零件都可能导致这架飞机最后坠毁。所以,为了人类共同的生态系统的安全,应当呼吁人们不要破坏野生动物资源。

  “环保组织应该解决矛盾,

  而不是制造矛盾”

  中国新闻周刊:您所领导的野生救援协会好像还不为人所熟知,请谈谈你们所从事工作的情况。

  特伦特:虽然从长远的眼光看,人类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环境问题,但我们经过研究发现,野生动物栖息地和物种的消失是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作为一个非营利的国际环保组织,我们的目标就是力争在短时间内使这一状况有所改变。实际上,野生动物的消失除了带来环境的后果,还会给人类带来经济、社会、历史文化等各方面的后果。

  我们通常从三个方面来开展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我们觉得把三个方面结合起来可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第一个方面,我们是在野外,在野生动物生活的地方开展工作,无论是在海洋上,还是在森林里,包括从事科技方面的支持、反盗猎活动和执法方面的工作。

  第二个方面是,专门发现进行野生动物非法贸易人,我们会通过线索找到那些进行非法贸易的人,把这些线索提供给当地政府,由当地政府展开执法行动。据国际刑警组织统计,全球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市场总交易量达每年60亿到200亿美元,是世界上除了毒品和军火之外的第三大非法贸易。

  第三个方面,也是我们吸引公众注意力最多的一个方面,就是改变消费者的认识,减少消费者对野生动物的需求。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们邀请了许多名人做我们的形象大使,比如在亚洲有成龙、李安、杨紫琼,最近我们刚刚请了姚明做我们的形象大使。这样才能引起全球公众对这一问题的兴趣,改变消费者对野生动物的态度和行为。

  中国新闻周刊:和某些国际性的环保组织相比,美国野生救援协会的工作似乎没有更多地采取较为激烈、冲突性的方式,而是显得比较温和和理性,这可以理解成你们的一种工作理念吗?

  特伦特:也可以这么理解,但我觉得也许不适合用激进或者不激进来描述我们的工作。我的观点是,我们都生活在现实社会中,我们所从事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首先要让人们多从正面看到希望。而且,这一领域的工作非常复杂,又充满着很多商业利益,所以要想真正有成效,就必须和当地政府、社区居民、原住民有很好的配合。

  我发现,一些环境保护组织经常会制造一些矛盾,而不是去解决矛盾。要知道,环保主义者要想制造矛盾很容易,而要真正解决矛盾则比较难。我觉得问题的关键不是你温和还是激进,而是为了达到工作的目的,你采取的手段是否聪明。

  我们的哲学是,只要能够把问题很好地解决了,不管别人知不知道是我们做的都没有关系,能否得到别人的认可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事情做成。实际上,也有一些环保组织,他们往往不注重做事,而是为了求名,这不是我们的主张。作为从事环境保护工作的非政府组织,我们知道自己所面对的野生动物的保护问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更愿意把自己的作用看成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催化剂,希望我们的行动能够引起社会的反响,对人们有所启发,抛砖引玉,要解决好这样的大问题最终需要全社会的努力。

  “亚洲的野生物种还是最丰富的,所以我们把这儿作为工作重点”

  中国新闻周刊:从美国野生救助协会的分支机构的分布来看,你们在亚洲国家设立的办事处最多,可否认为亚洲是你们工作的重点,同时也是野生动物保护现状最令人担忧的地区?

  特伦特:在过去许多年来,亚洲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地区,所以在这个地区我们也看到了许多机会。比如在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得以幸存下来的野生动物物种已经非常少了,我们希望人类能够从过去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以拯救更多的野生动物。值得亚洲人骄傲的是,亚洲的野生物种还非常丰富,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个地区在生物多样性方面能够和亚洲相比,在全球幸存的野生物种中亚洲占有很大的比例,这也是我们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亚洲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进入中国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两年,但与当地政府部门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比如此次与国家林业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合作进行的调查,就是这种合作的结果。

  我们之所以加强和重视在中国的工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愿意以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召开为契机,通过加强与政府部门及企业的合作,不仅让中国人,也让全世界人了解野生动物保护的重要意义。绿色奥运口号的提出也说明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是有远见的。 ★